英超放逐阿布俄资“让道”美资

属于切尔西的一个时代即将划上句号——在阿布的切尔西刚刚获得世俱杯冠军,实现全满贯之后,这一消息更令人唏嘘不已。

在俄乌冲突引发西欧国家反俄浪潮的情况下,已加入以色列、葡萄牙国籍的俄裔寡头阿布,也未能避免成为舆论攻击的靶心。北京时间3月3日凌晨,切尔西足球俱乐部发表了来自俱乐部老板阿布拉莫维奇的声明。阿布表示,从俱乐部的利益出发,选择出售俱乐部,这是一个无比痛苦的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声明中阿布宣布放弃切尔西俱乐部对他个人的全部债务(约15亿英镑),并且出售俱乐部的净收益,将全部用于捐赠给乌克兰战争的受害者,以及乌克兰的战后恢复。

虽然从2018年开始,因为英俄关系的紧张,阿布出入英国就受到严重影响,此后两国关系进一步遇冷,不少媒体和球迷也早已预料到,阿布将会出售切尔西。但当蓝军易主真正进入倒计时,阿布的善举和最后的慷慨,却令许多人始料未及,也让一直质疑阿布背景和动机的舆论颜面无光。

阿布时代19年,切尔西共获得了5个英超冠军,5个足总杯冠军,3个联赛杯冠军,2个社区盾冠军,2个欧联杯冠军,2个欧冠冠军,1个欧洲超级杯冠军,1个世俱杯冠军,总计21冠。21世纪以来,阿布不仅称得上英超最佳投资人,也能称得上是欧洲最佳投资人,或许还不需要加上“之一”。

开启英伦“金元足球”俄罗斯寡头一手打造线亿镑的价格收购了当时在联赛中上游的切尔西。此后19年中,蓝军在共投入21.06亿镑引援,居英超之首。而挥舞着钞票重金引援,也迅速提升了蓝军的战斗力,并打破了英超此前曼联和阿森纳“二人转”的格局。在当时还远算不上“世界第一联赛”的英超,阿布入主切尔西也成为了英超腾飞的至关重要一步。

2003年夏天,达夫、穆图、贝隆、马克莱莱、克雷斯波、格雷米、乔科尔、布里奇、格雷米、格伦-约翰逊、斯梅尔京等强援纷至沓来,切尔西实力一跃进入争冠行列。

2004/05赛季,除了带着欧冠冠军光环的“狂人”穆里尼奥执掌教鞭,切尔西还引进了兰帕德、切赫、德罗巴、罗本、卡瓦略、费雷拉等一系列强援,最终“铁血蓝军”成功获得球队首个英超冠军,打破联赛格局。05/06赛季,切尔西成功卫冕英超,随后的多个赛季里,切尔西又多次在欧冠表现出强大的竞争力。

2011/12赛季,已处在下滑阶段的切尔西却如同受到命运的眷顾,在临时主教练“佛帅”迪马特奥带领下,欧冠神奇夺冠,再次创造历史。兰帕德、特里、德罗巴、切赫等老将在生涯末期成功圆梦。

而2020/21赛季,切尔西再度问鼎欧冠。随着2022年2月切尔西问鼎世俱杯,阿布的切尔西也集齐了最后一块荣誉拼图。19年时间,切尔西从一支战力较强的劲旅,蜕变为欧洲公认的豪门。

在21世纪以来,切尔西的累计转会市场投入24.4亿欧元,也位列英超首位,排在曼联(20.2亿欧元)、曼城(23.5亿欧元)之前。

不过,除了入主初期在转会市场上重金引援,切尔西还持续发展青训,同时从世界各地网罗青年才俊,并曾产出过库尔图瓦、卢卡库、里斯-詹姆斯、芒特、克里斯滕森、托莫里、亚伯拉罕、博加、穆夏拉等无数优秀球员,成为全欧青年才俊重要“出产地”之一。与此同时,切尔西也逐步具备了自负盈亏的能力。

在世界足坛范围内,短期内大举烧钱并迅速取得成绩,同时还能将成绩延续、形成积淀的,在阿布拉莫维奇之前,还有贝卢斯科尼。在两人获得巨大成功后,所在联赛均出现了多位投资人竞相效仿,携重金入主俱乐部,也最终都形成了影响力冠绝世界的足球联赛。

但如果对比阿布和贝卢斯科尼最大不同,或许就是阿布在足球层面的投入几乎从不涉及政治,而贝卢斯科尼对米兰的投入,则成为了其收获选票和影响力,并竞选意大利总理的关键手段。

体育不幸卷入其中而阿布拉莫维奇与贝卢斯科尼的另一大不同在于,与贝卢斯科尼“本地人”的身份不同,俄罗斯出身的阿布在英国一直是个“外来户”——即使切尔西球迷或许并不这么看,但从阿布入主切尔西至今,围绕他的质疑声从未完全停止。

从对金元足球的抨击,到对资金来源的质疑,再到英俄关系的每一次变化,都可能对阿布本人和切尔西的命运带来的影响。

对比一年多来英超方面的态度,难以自圆其说的前后矛盾,让其准入审核标准遭遇质疑。而在沙特主权基金成功入主纽卡后,英超18队(除了纽卡和曼城)又推动了意在针对纽卡的一系列商业限制。虽然成功保护了多数球队的商业价值,但似乎并不符合市场自由竞争的规律。而伴随着近期俄乌冲突,西欧各国对俄罗斯的抵制涉及面越来越广,同时越来越多地出现针对普通俄罗斯人的排挤。近日,俄罗斯人权事务专员塔季扬娜•莫斯卡利科娃表示,多名俄罗斯学生因乌克兰局势被欧洲大学开除。

甚至受牵连的还有俄罗斯动物:“猫科动物国际联合会”(FIFe)近期通过网络平台宣布,决定从2022年3月1日起,对俄罗斯境内的猫发起限制和“制裁”措施,以“声援乌克兰”。

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体育界也未能置身事外。俄罗斯国家队、俄超俱乐部均被国际足联、欧足联拒之门外。

“体育应充当化解恩怨的桥梁,而非被政治操纵的工具”——二战后欧洲职业体育经历多年的稳定发展,才逐渐形成并稳固了其世界影响力。但欧洲体育界所一直宣扬的体育精神,如今却正在被打破,变得不再那么有公信力。与俄罗斯相关的一切,正在西欧国家变得“不正确”,甚至保持沉默,也会遭遇攻击。3月2日,效力于埃弗顿的乌克兰球员米克伦科就曾在社媒上公开质疑前俄罗斯国家队队长久巴为何对俄乌战争保持沉默,并对其发出诅咒。

阿布和切尔西的处境,也颇为类似。因未对俄乌局势发表看法,阿布和切尔西俱乐部都曾遭遇英国舆论的攻击。而在切尔西发文表示“乌克兰的局势令人惊恐和担忧,切尔西与每个人在一起祈祷和平”后,又因为未直接攻击俄罗斯而遭到新一轮的舆论围攻。

切尔西俱乐部曾表示呼吁和平的公告,因未直接指责俄罗斯而受到舆论攻击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从俄乌冲突后,西欧世界对于俄罗斯的抵制,越来越多地被渗透到本应远离政治的体育界以及文化界。在音乐、绘画、电影等领域,俄罗斯相关的一切同样遭遇多重抵制,“强迫站队”的情况时常出现。

而切尔西的德国主帅图赫尔,近日也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因频繁被问到战争相关的问题,明确拒绝发表看法,并表示不希望继续被提问与足球无关的问题。

由于英国政府认为阿布存在与俄政府相关的“腐败行为”,阿布上了英国内政部的黑名单,几年前他也因此撤回了英国的永久签证申请。在遭遇了入境英国的障碍后,阿布先后获得了以色列和葡萄牙的国籍。凭借以色列护照,阿布可以免签入境英国,1年可逗留不超过6个月。而在去年底获得葡萄牙护照后,理论上阿布已是欧盟公民。

虽然目前阿布与俄乌冲突并无直接关联,也并不在英国政府宣布制裁的名单之上,但随着英国反俄气氛进一步加重,舆论上已经频繁遭受攻击的阿布,也最终作出了出售俱乐部的决定。

在时代的浪潮中,持续近20年为球迷带来纯粹足球的切尔西老板,因俄罗斯出身的身份,被无情“扫地出门”。而实现“全满贯”伟业的世俱杯冠军,也可能成为切尔西阿布时代的最后一冠。

如今,英超的转播收入已经远远将其他欧陆联赛甩在身后。甚至从2022年夏天开始的新版权周期,英超转播收入进一步增加后,对比标的将不再是四大联赛之一,而是四大联赛之和。但铸就如今英超盛世的开端,却不仅是足球发源地的悠久历史,抑或英格兰自身的经济优势。开放的投资环境,自由的商业空间,对多元文化的兼容,才是让英超保级队都能成为投资者眼中胜过部门欧陆豪门的原因。

随着纽卡斯尔被沙特主权基金为首的资本收购,英超目前有8支球队背后有英国资本:布伦特福德、布莱顿、水晶宫、诺维奇、西汉姆联、热刺、纽卡、埃弗顿。而有背后美国资本的俱乐部数量,同样是8家:阿森纳、维拉、伯恩利、水晶宫、利兹联、利物浦、曼联、西汉姆联。此外,还有来自沙特、阿联酋、中国、泰国、瑞士、塞尔维亚、捷克、埃及等国的资本参与英超。而2003年阿布入主切尔西、2008年阿布扎比财团入主曼城,则是英超不断烧钱,日后开始不断赚钱的关键节点。2012/2013赛季,英超整体亏损2.91亿英镑,而2013/14赛季,英超整体16年来首次实现盈利,盈利1.98亿英镑。

在随后的几年间,英超逐步拉大了与意甲、德甲、法甲的距离,伴随着“梅罗盛世”的结束,西甲与英超的差距逐步加大,并最终形成了今天“英超即欧超”的局面。

不过,对来自英美阵营之外的资本来说,处在“如履薄冰”的状态并非一朝一夕。

除了阿布在遭遇入境困难多年还坚持投入切尔西,最终仍因局势所困被迫卖队之外,曼城、纽卡等俱乐部背后资本的商业施展空间,也被条条框框限制。除了明面上的规则限制,更可能引发深层次担忧的或许还是舆论与当地民意。旨在针对纽卡与曼城的赞助资金来源审核,则是又一个例子。

在此前宣布将切尔西的管理权转交给切尔西慈善基金会后,如今阿布距离出售切尔西更进一步。在尝到了多元资本带来的甜头后,英国却在资本来源上开起了“倒车”,或引发非西方系阵营资本的逐渐退潮。

阿布能否最终体面离开,成为又一悬念。而球迷真正期望的结果,或许是过去多年间欧洲曾宣扬的体育精神:体育(尤其是民间职业竞技体育),真的不应与政治挂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